首页 >> 黑洞电子小说

飞艇计划网: 【新青年】地铁工程车驾驶员:我是“A证”老司机

【】【青岛新闻网独家】(文/于泓图/孙志文)如果只参考价格的话,韩康可以算是青岛顶级“豪车”玩家,随便一辆车都是三千万起步,但要开上路的话必须配合轨道。 玩笑话放到一边,今年29岁的韩康,是青岛地铁的一名工程车司机,尽管开的车造价不菲,但每次跟亲戚朋友介绍起自己的工作时,总是要费一番口舌。 不同于地铁电客车司机的光鲜靓丽,韩康的工作总在幕后,打个比方的话,韩康可以说是地铁里的“A证”司机,电客车、钢轨检测车、蓄电池工程车都能开。 正因为工程车司机能驾驭的车型众多,无论是突发状况抢修,还是日常工作中维护施工,都需要工程车司机来配合、支持,所以工作格外忙碌,与电客车司机相比,大家能见到工程车司机的机会少之又少。 放弃西装制服90后小伙甘心当“泥猴”每到旅游季,对接南北火车站、串联起青岛沿海景点的地铁3号线就会格外忙碌。

作为青岛的一扇窗口,地铁的服务是外地游客的第一印象。

相信你一定在3号线的始发站看过这种场景,身穿蓝色西服制服的地铁司机,拎着工作包,潇洒地等待着交接班,在乘客的瞩目中走进驾驶室,那气质堪比飞行员。

时间倒回到2015年,地铁3号线北段刚刚通车,南段还在进行最后的冲刺施工。 作为青岛地铁第一批委培生,电车驾驶专业的韩康只要经过最后的岗前培训,就能成为一名地铁电客车司机,与3号线一起成为这座城市记忆中的一部分。

就在这个临门一脚的节骨眼上,韩康选择了放弃。

据韩康回忆说,那天带他培训的老师过来跟他们这批学员说,目前工程车司机的岗位缺10个名额,有想尝试的人可以举手报名。 与电客车司机不同,工程车司机常常要驾驶特殊车辆出入工地配合施工,难免蹭上个机油、带上个灰土什么的,赶上工期紧,能忙得跟个“泥猴”似的,就工作环境来说,与客运司机相比一个天上、一个地下。 “我是真想不起来了,脑袋一热,既然人家说有需要,那我就去干!”放弃客运选择当工程车司机的理由,韩康自己琢磨过无数次,采访的时候也被记者追问了多次。

但具体的理由,他真说不上来,来来回回就是那一句,“既然有需要,那我就去做!”两字之差相当于换了个专业一腔热血可以帮你做个决定,但要做出成绩必须脚踏实地。 韩康说,从客运司机转到工程车司机,相当于换了个专业,两种车型的动力源都不一样,一切都要从头开始学。 如果说电客车相当于驾照里的C本,那想要胜任工程车司机工作的话,必须达到A本的水平。

像我们平时考驾照一样,在实践之前必须经过大量的理论学习。

“这套规章一共68本,其中10本要求烂熟于心,达到能背诵的标准。

”别看韩康现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波澜不惊,在刚接触这些规章制度的时候心情一样绝望,这种感觉就像又回到了高中,每一篇课文的最后一页都写着通篇背诵。

但不同的是,考试错了可以重来,在地铁的岗位上,每一个步骤都关系着乘客的出行安全,代价太大,没人能够错得起。

“就是背,没有好办法。

”韩康说,当时班上的人全都带着小册子,休息时间都拿出来默读、背诵,有同事打趣说,早有这劲头,清华北大都考上了!熬过了规章考试,经过一系列的实践培训之后,韩康终于成为了一名工程车司机。

用他的话说,拿起手柄一样的方向盘时,你会觉得之前吃过的苦全都不算什么了。

他是地铁老司机,就没他不会开的车就像是武侠小说中的主角,神功一旦练成,江湖罕逢敌手。

工程车司机就是这样,放眼整个地铁系统,就没有他们不会开的车,钢轨检测车、蓄电池工程车、钢轨打磨车,随便一辆都是千万起步。

“干上了才知道工程车司机的辛苦。 ”韩康告诉记者,开工程车尤其要注意路况,大家都知道开快车痛快,但有时候因为施工的要求,必须要保证在匀速条件下低速运行。 记得刚当上工程车司机的那会,正赶上3号线南段施工冲刺阶段,因为地下温度的原因,隧道里起了雾,能见度非常低。

由于还在施工,路况也比较复杂,在这样的极端条件下,工程车司机需要配合其他工种往返于车辆段与施工现场之间,保障施工的顺利进行。 除了抢工期,工程车司机的日常同样忙碌。 每月定期轨道维护、运输备用钢轨,调车入库、牵引电客车,都需要他们来忙活。

对于新晋的工程车司机来说,最难熬的就是刚开始上夜班的时候,因为地铁运行的特殊性,大部分检修工作都安排在后半夜,凌晨3、4点往往是最忙碌的时候,一个夜班上下来,人恨不得直接长在床上。 “每个岗位都一样,大家都在拼”有时候韩康也会想,如果当初自己没有举手,而是顺其自然地当了一名电客车司机,结果会不会不一样?“跟之前的同事也聊过,青岛的地铁正在一个高速发展的阶段,每个岗位都一样,大家都很拼。 ”韩康说,个人的辛苦其实没什么,但因为工作的性质,家里有些事自然就顾不上了。 记得妻子刚刚怀孕的时候,韩康正好在带新来的学员,一个月的封闭军训,他根本没时间回家。

包括后来妻子的产检,他这个做丈夫的总是一直处在“缺席”的状态,家人能理解那是人家大度,可这并不代表做丈夫的心里不会自责。 这就像所有跟公共运输行业相关的岗位一样,你和乘客都想早点回家跟家人团圆,但因为身上的责任,你必须是最后走的那一个,没有人可以例外。

除了驾驶,韩康还要定期对工程车的部分部件进行检修。 钢轨检测车、蓄电池工程车、钢轨打磨车……这些车辆韩康都会驾驶。 打个比方的话,韩康可以说是地铁里的“A证”司机。 韩康说:“每次站在工程车前头,对着对讲机发指令,我都有一种乘风破浪的感觉。 这种感觉很舒服。

”在青岛地铁3号线安顺车辆段,韩康和他的同事们就这样没日没夜地忙碌着。

标签:黑洞电子小说,公司在匈牙利,一念天堂下